说与萧娘未知道,向长安,对秋灯,几人老

【阴阳师】【狗崽】暮雪千山 05+番外

这是最后一更了,拖得有点久,因为假司机又开车了,而且还想最后一章连番外一起发。

多谢大家容忍我这么任性的叙事方式和这么糟心的小学生文笔……

暮雪千山前文   

++++++++++++++++++++++++++++++++

五.

 

妖狐被一双蓝眼睛盯着,一会儿觉得寒冷彻骨,像被这位大人厌弃似的,一会儿又热得不行,巨大的黑翼把自己裹在怀里强吻,他吓得哇哇尖叫,猛地惊醒过来,环顾一下空无一人的房间,又迅速缩成一团,像被掳走的姑娘似的抱着尾巴哆嗦,耳朵红得发烫,头顶几乎冒出蒸汽。

 

大大大大天狗大人……居然对小生……!真是人妖共愤!衣冠禽兽!……

 

不过他本体就是衣冠禽兽?……不这不是他能占小生便宜的理由!小生是个正经狐,初吻要留给好看的小姐姐!……

 

但仅剩的良心在叫嚣着:他比寮里的小姐姐们都好看啊!这波自己没亏啊!这么好看的人还喜欢自己,肯保护自己,昨晚自己吓醒了,他就再未逾矩,不仅道歉还主动把房间留给小生,自己出去睡了!

 

哎呀妖狐最不在意这些,他要是想继续亲小生也可以奉陪,让他见识见识妖狐的技术……不对啊我都在想什么!

 

妖狐缩在被子里发抖,突然脸红红地傻笑,笑着笑着又垮了脸。晴明闯进卧室时,他吓得差点抓了自己尾巴,拎着后脖子被提出门来。

 

“好啊,真是胆子肥了,居然勾引别人家的式神?阿爸我还在隔壁,我要是出门了你是不是要把人家便宜占光!”

 

妖狐瞬间化作原型,一双金色眼睛瞪得圆溜溜,四爪在空中乱挠。晴明这种从不生气的人,一旦发火实在可怕,像提猫似的将狐狸提回自家寮,博雅上来劝阻都被推开,妖狐叫得可怜巴巴,尾巴炸成一个蓬蓬的大球。

 

“还想反驳?人家大天狗夜里从房间里逃出去,躲到树上现在不肯下来,要相信你这小色胚清清白白,除非我老年痴呆!我进来时你红着脸傻笑,昨晚干了什么坏事,得意成这样!”

 

狐狸嗷嗷叫得更惨了,“小生冤枉啊!小生昨晚没……”

 

晴明不容辩解,直接开了召唤室,“现在还没升过星,已经会去祸害人了,等你再厉害点,是不是都要翻天?还不如现在把你送神龛,让我换个妖刀回来!”

 

一家大小都上来劝,阴阳师却心如铁石要开神龛。妖狐急得紧抱着他手臂,拼命喊着小生再也不敢了阿爸别拆了我之类的话,委屈得不行,喊着喊着眼泪就直打转。

 

什么啊,小生一直清清白白,连小姐姐们的手都没牵过,怎么阿爸就不信我了呢?果然还是觉得妖狐特别坏吧?

 

“呜阿爸别不要我……姑姑救我!……大天狗大人救我!……”

 

这一嚎就来了靠山,黑色的巨大影子急飞进寮,一阵狂风将神龛几乎掀翻,晴明手上一轻,哭得可怜巴巴的小狐狸被大天狗拎了过去,抱在手臂里。

 

妖狐的干嚎声立刻停了,大天狗安抚地摸摸他的后背,张开翅膀直面晴明。

 

“吾逾矩在先,此非妖狐过错,望晴明大人不要责罚于他。若执意弃之,吾则养之。”

 

妖狐惊得打了个嗝,寮中老小被信息量塞得愣住,一时间竟没人接茬。

 

卧槽卧槽大天狗大人说自己逾矩在先!还说什么如果晴明大人不要了就我来养这样的话!啧啧啧看不出来堂堂SSR居然是这样的妖!

 

晴明眯着眼摇着扇子,一派气定神闲,大天狗也不再开口,但妖狐感觉到,抱着自己的手在轻微地发抖,贴近的心跳得越发急促。

 

他在害怕。怕来晚一点就赶不上了,怕晴明还在惦记妖狐的御札,无论如何,不能让妖狐有事。

 

“……如果,晴明大人还是缺那几个材料,那就把吾送神龛好了,至于妖狐绝不可……”

 

晴明啪地一合折扇,“你是博雅的式神,我奈何你不得。这狐狸如此孱弱,毫无记忆,若我不能召唤其余妖狐,他也许永远无法变得正常式神一样。你当真不会后悔?”

 

大天狗却笑了,妖狐抬头看他,眼前竟被那笑容晃花了一瞬。

 

“他就算再弱,妖力永远无法变得正常,吾也不会不要他。”

 

“吾已失去过一次,徒留一枚碎片傍身。若再失去一次……碧落黄泉,永不相见……吾必不会令之成真。”

 

姑获鸟顿时唧地一声哭了,拍着翅膀飞来,硬是从大天狗怀里抱出妖狐,拼命蹭着他的脸和耳朵,“呜呜呜姑姑终于可以放心了!这死小子终于可以少祸害点姑娘了!”

 

卧槽什么情况!随即另一只手又把狐狸提了出去,阿爸的脸都埋进了尾巴里,“崽不要怪阿爸吓你啊!干得好,给阿爸拐了这么厉害的儿婿回来!”

 

大天狗被迅速涌上来的大群妖怪挤得捞不到人,妖狐从晴明的拥抱里回过神来,转身一爪子就朝脸上招呼过去,“居然诓我!阿爸你要永远失去你的崽了!”

 

晴明头一偏躲过这愤怒的一爪,妖狐趁势四脚在他肩头一点,嗖地越过无数大妖小妖的肩头,扑通落进大天狗怀里。

 

“大天狗!回你寮去!他们居然合起伙来骗小生眼泪,小生丢脸死了!”

 

++++++++++++++++++++++++++++++++++++++++++++

 

妖狐往日见到大天狗,无不是笑到了眉梢唇角。然而今天,大天狗明显看出了他的尴尬。

 

“狐狸,抬头直视吾。”

 

妖狐的爪子在地上磨磨蹭蹭,飞快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

 

天知道他多想回巢去休息。站在这大妖面前,平日并不强势的妖力差异,于今竟成了痛苦的刑罚。腿几乎忍不住颤抖,头痛得厉害,要靠在树上才能维持形象。

 

大天狗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心里隐约涨得发疼,却不知该说什么。

 

怎么开口?昨晚吾有没有弄伤你?还是直接问出于什么目的?

 

不对,应该不是这些意思。可吾想知道的究竟是什么……?

 

“妖狐,昨晚去了哪儿?”

 

妖狐捏了捏扇子的裂痕,笑道:“大人这是担心小人不甘受罚?您大可放心,小生……非常乖,就只在神社十里之外的这片山麓活动。”

 

但面前的大人似乎并不满意这回答,眉间几乎打成了结。

 

“此话当真?”

 

“嗯……小生还在这山里有了一番艳遇,不知哪位少女在此迷路了,遇到小生,送她出了山,她还向小生讨要名姓……”

 

“于是,你将你的狐狸尾毛送予那人类少女了?”

 

妖狐的笑突然冻住,挥动的手停在一个尴尬的动作。大天狗摊开的手掌上,是细细几缕雪白柔软的毛发,尖端微微翘起,晃着一抹暧昧的紫红。

 

“说实话对你来说,就这么难么?”

 

即使是光线昏暗的山林间,妖狐的脸色,也刷地变得惨白了。

 

“变成了原型,害怕被发现,所以匆忙逃掉了?吾来只是想问,尔等这般牺牲,是何目的?”

 

这话脱口时,胸腔里竟涌起从未有过的兴奋感,期待得指尖都在战栗发痛,几乎难以呼吸。

 

我见过以一晌贪欢祈求妖力者,交换利益者,夺我性命者……可是你想要什么?

 

一个相貌美丽,法力不俗的妖怪,竟愿向其他大妖献身……这于妖而言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对方稍有不满便能将你挫骨扬灰,可你竟然……

 

你是不是,真心的……对我……

 

但妖狐突然大笑,好一阵前俯后仰,笑得眼角都有了泪痕。

 

“哈哈哈哈哈哈……‘是何目的’?大人,小生认输了!小生居然这般不知死活,相识以来,竟始终妄想和您心中大义抗衡……哈哈哈哈哈!”

 

他狠狠一把抹去了泪花,高傲地昂起头颅,“大人啊,像小生这般阴邪诡诈的妖,确实有不可告人之目的。您真的是……忘了小生的原型吗?小生可是以美色为食的狐狸精啊!第一次接触大人这种高岭之花,难免情不自禁一回……”

 

他无视惊愕的对方,放肆地欺身上前,折扇抵住大天狗的下颌,声音里含着甜美的剧毒。“大人想必还不够专业,小生啊……早已身经百战了!玷污这样的您,就像在崭新的雪地印上足迹,谁能控制得住呢?”

 

意料之中,大天狗眼里迅速腾起熊熊怒火,明亮得烧红了眼。妖狐却笑得越发猖狂,开合的唇齿鲜红,句句决绝如锋刃,言语间活似吞噬着自己的骨肉鲜血。

 

“哎呀呀,莫非大人是对小生动了心?妖狐可从来不负责任,不然自己都要先被债压死了——大人这种眼神,看来小生成为您的妖生污点,也是铁板钉钉了?”

 

“真是太失策了,本来小生还盘算,大人如果吃投怀送抱这一套,大不了舍命陪君子,磨到大人能为小生动身也动心为止……”

 

大天狗根本插不上话,强行听着妖狐滔滔不绝的独角戏,宽阔的翅膀渐渐怒张,刀锋般的黑羽一根根亮出,大妖的威压释放下来,如大堤后隐现的令人恐惧的洪峰。

 

——很好,你终于被我彻底激怒了。

 

——可你能不能收起那样心碎的眼神?你的痛苦,比得上我百分之一吗?

 

——是我失误让你戳穿,可我已牺牲至此,你竟还怀疑我的心意……你的心怎么能坚硬冷酷到这种地步!!

 

“……实在是亏大发,早知道大人一次就搞定……”

 

折扇啪的一声打开,掩住妖狐的嘴角——

 

“小生昨晚在床上……”

 

手起——

 

“就该割了您的喉咙!”

 

空气被折扇强行劈开,直向大天狗打来。大妖连躲闪之势都没有,黑翼腾空而起,狂风流势被强大的妖力所改,无数锋利的羽毛形成暴风向对面卷去。

 

但妖狐同样没有躲闪,手指一松,扇子摔到地面,连第二发风刃都没有再打,金色的狐狸眼直视着风暴卷到面前,风暴另一侧,大天狗似是清醒过来,发红的眼瞳里显出一丝惊愕,随即被黑羽遮住,最后只剩一片血红。

 

风暴迅速散去,每片落地的黑羽都沾着飞溅的血,妖狐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大天狗却像从噩梦中惊醒,看着自己的手,看看妖狐,突然疯了似的跑去,将他抱了起来。妖狐身体上无数大大小小的伤口,开始一齐渗血,不多时便将一身衣服都染成了可怕的暗红。

 

可是妖狐还睁着眼,分明满脸都是伤了,却还在笑着。

 

“大人……大天狗大人……”

 

大天狗竟什么都不能思考了,他的手颤得厉害,眼睛里血丝还未褪去,难以置信地看着妖狐被染得满身鲜血,想说什么却又如鲠在喉。

 

——你最大的麻烦眼看就要解决了,怎么会这么悲伤呢?

 

“别哭啊……我这个污点,只怕……还没下山,就……会被暗地解决了吧?”

 

“还不如现在……自己选择……”

 

他说几个字便吐一口血。即使伤到这样了,大天狗仍接不上他的话,只是紧紧抱着他,连嘴唇都在发抖,拼命地摇头。

 

“我第一次……杀死命定之人……就做好……死于之的觉悟了……”

 

“不是的……不是的……你别说了……”

 

“死于所爱之人……对妖狐……真是……美好的死法啊……”

 

“求你别说了!!这山上还有萤草,还有桃花妖,吾去找她们相救!”

 

血以惊人的速度从妖狐的身体里流出,渗进了爱宕山的土地,妖狐迷迷糊糊看着大天狗手足无措,试图用手和衣服压住自己的伤口,却无济于事,眼神如同被世所弃的神明,渐渐绝望到每一丝生机都消散无踪。

 

他终于连笑也无力维持住,拼上最后的力气,抓住大天狗的衣领,竭力凑到他耳边。

 

“大天狗大人……小生……对您的……爱……只怕是……到此……为止了……”

 

狐狸的手啪地松开,头垂到了他的肩上。从指间渗下的一滴血,淌进了身下的土地,渐渐发黑了。

 

大天狗愣愣看着,妖狐在他手中变为了原型,竟是那么弱小的一团,原本雪白的狐狸皮毛被染得无一处本色,轮廓渐渐透明,化成细小的光点,被妖力所改的狂风倏然涌起,那些光点便被刷拉拉卷走了。

 

“……!”大天狗猛然惊醒,伸手去抓,无数碎片如砂砾从指间溜出,只有心脏那最大的一块被扣在了手里。手指稍微放松一点,它便疯狂跳动起来想要逃走。

 

他的手指一刻也不敢打开,紧握着这一块碎片,跪在满地慢慢扩散开去的鲜血中,将它贴在自己心口,难以承受什么似的,慢慢弯下腰,缩成了一团。

 

突然,他笑出了声来。

 

“呵,妖狐一族,都是撒谎的惯犯……”

 

“说不爱便不爱了,你以为,吾会相信吗?”

 

飘零的落叶,残破的黑羽,和星星点点的碎片,从爱宕山麓上,风一般地飞掠过去了。

 

END

+++++++++++++++++++++++++++++++++ 

番外

+++++++++++++++++++++++++++++++++

写往世的部分特别爽。

OOC都归我。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妖狐那几句话是我构思这篇的开端,以杀死恋人为乐者,应当也会以此为最美好的终结。大天狗的心态简单来说,五个字,傲慢与偏见【X】他的大义和自尊心才是妖狐的情敌,不过也是一种相对妖狐而言的自我保护色,SSR们哪个没点中二感呢~

评论 ( 5 )
热度 ( 25 )

© 钟离家阿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