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与萧娘未知道,向长安,对秋灯,几人老

【阴阳师】【狗崽】暮雪千山 03

这里的寮原型是我家寮【】38级有5个ssr,然而妖狐全都要靠碎片拼,哭瞎

前文 暮雪千山 01 02

下章计划会开车,然而作者卡了……

++++++++++++++++++++++++

三.

晴明想,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妖狐这样实在太慢,哪有每天在人家的结界蹭床的道理。崽也懂事了,开始问自己为什么就这样慢了,让阿爸老脸往哪里搁!

 

“阿爸,你说我是碎片拼的体质问题,那为什么大黑比我来得晚,现在都独当一面了?”

 

“因为他碎片多,凑合凑合能喂一个,喂多了他就变结实了!”

 

“阿爸你给我也打点碎片呗!”

 

“你碎片不像大黑好打啊!”

 

“那,你就去抽妖狐呗?”

 

“阿爸非得很,连SR都抽不到啊只好靠碎片拼啊啊啊啊啊啊啊……”

 

背后的姑获鸟抱着妖刀姬青行灯阎魔小鹿男花鸟卷静静地看着晴明。

 

“阿爸你这个欧洲骗子!你的第一个妖狐碎片是怎么得来的,现在再去试试嘛!”一寮上百个式神围成一圈,看着晴明抱着大樱花树不肯撒手,等着看嗑瓜子看戏,晴明的叫声甚至惊动了隔壁寮,妖狐扯着阴阳师的脚往门外拉,完全不顾家长尊严。

 

“崽!崽轻一点……!第一个碎片是博雅给的,他至今也没拿到第二个!……停停停阿爸已经平安京最高了不想再长了!明天带你去刷御魂和狗粮,给你多吃点长快点好不好哇!”

 

第二天和博雅组队,年轻妖狐穿着鬼使黑淘汰下来的一身破势,抱着座敷来打御魂。即将开战时,博雅突然示意等一等,随即将大天狗换上了战场。他今天倒是换了一身白狩衣,没有戴面具,妖狐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晴明挑挑眉毛,博雅满不在乎:“他自己要求来的,六星了,打起来也快,一个小时可以多刷几次。”

 

啊啊啊啊那你为什么要把六星青行灯换下去?!小生还没和她说一句话!

 

大天狗一眼瞥过来,妖狐敢怒不敢言,一腔火气都啪啪啪啪啪打在对面的蛇头上。两家两只座敷看得目瞪口呆,点火点得飞起,虽然级别限制了输出,但晴明感动得几乎要哭了:“我家崽怎么这么争气啊!”

 

只是大天狗今天的输出并不算好,连卷了几次都不出暴击,所幸六星满级,也没出什么大事。然而打到高层时,大蛇似乎被激怒了,突地一个大招横扫过来,只剩血皮的山兔腿一软就跪在场上,化成一片小小的纸人,瞬间消失了。

 

那是妖狐第一次看到同伴阵亡。观战的小鹿蹦了起来,四蹄哒哒敲着地面想要上场,大蛇得意地咆哮,向幸存的式神们重新扑来,他无暇注意,满脑子都是山兔一口血吐出,随后化作一缕青烟消失的样子……

 

“崽!”

 

“妖狐!闪开!”

 

大蛇的信子已近到眼前,甚至能闻到毒牙上的血腥气,妖狐却像神飞天外般纹丝不动,他索性眼睛一闭想硬捱这一击。

 

完了,只怕自己也要先回去了——

 

身体被狠狠一撞,差点摔倒,但一双手闪电般包抄过来将他锁住,随即浓烈的血腥气涌来,周围传来阿爸和小妹妹们的惊叫声。

 

“大天狗大人!!”

 

妖狐哆嗦着睁开一只眼睛,满是飞舞的鸦色羽毛,大蛇已退回到巢穴中,没有进行下一次攻击——太好了,再没有人阵亡——可这血是怎么回事!

 

黑色翅膀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飞舞的羽毛里一多半沾着血迹,若这一口咬在自己身上……妖狐打了个哆嗦,立刻架住摇摇欲坠的大妖,他脸色惨白,想必痛得不行,却硬是一声不吭,对上妖狐的眼睛时甚至笑了一下。

 

好在大蛇血量也所剩不多,这一场打完落了几个属性不错的御魂。阴阳师们看天色不早,决定今天见好就收,约了改日再打。大天狗不能飞,被博雅强行挂在妖狐身上,妖狐扛着大妖,走得有几分吃力,还不忘提醒邻居:“博雅大人,下次您让青行灯姐姐来吧,小生还没见过她战斗呢。”

 

博雅笑着拍拍他,开口就是残忍的拒绝:“我一般不安排她打御魂,你要习惯和我家大天狗一起上战场,明白吗?”

 

好吧,人家毕竟也是自己救命恩人。他认命地转头看看伤员,却被伤员的眼神吓了一跳。那双蓝眼睛从超近的距离看,竟像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平静的冰壳下清晰可见暗流汹涌,能把人溺死在里面似的。

 

妖狐顿时慌得不知怎么走路,生怕弄痛了这位大人,嘴角暗骂怎么两家阿爸都不带个奶妈出来,再不济好歹让八百比丘尼出战也可以啊。

 

“……没事,伤口不是很痛。”

 

大天狗试图安慰他。但微弱的声音实在毫无说服力。妖狐只能叹气,恭恭敬敬地回话:“大天狗大人,多谢救命之恩,不过您下次还是不要用奇怪的新御魂了,您惯常用什么,下次就还用什么吧?”

 

我虽然弱小,也并不想被这么稀里糊涂小心谨慎地保护着。

 

但这句话实在说不出口,太辜负大人们的好意。大天狗随口嗯了一声,头垂到妖狐的肩上。

 

我是不是又说错了什么话啊啊啊大天狗大人的沮丧感都要压死人了!“呃,大人,我并不是……小生只是想,六星的大妖该多厉害啊,我家寮里还只有五星的姑姑,都没机会见见满级大妖的战斗状态,下次您给小生看看,好不好?”

 

“……嗯。”这个回答才稍微听出了一点精神。妖狐长出一口气,将他往肩上背了背,跟着大家叽叽喳喳地回寮。

 

——你们狐狸真的,每个妖,每代妖,都是爱撒谎的骗子。

 

——不过受点伤也没什么关系。

 

——我只是,再也不想看到你在我眼前消失了。

 

++++++++++++++++++++++++++++++++++++++++

 

“美丽的命定之人,你愿意接受小生的这份礼物吗?”

 

那个妖狐又在勾引小姑娘了。今天是山兔,妖狐手指飞快翻动着,变戏法似的串出两个菟丝子小花环,一边一个套在山兔的耳朵上。

 

小姑娘开心得脸蛋通红,白白的耳朵啪嗒啪嗒扇着,大天狗却觉得刺眼的很,一拍翅膀从上方飞过了,惊得林间的杜鹃扑拉扑拉乱窜。

 

地上掠过一个巨大的影子,妖狐抬头看看晴朗的天空,长叹一口气。

 

“那是大天狗大人?”山兔问道。

 

“是啊,看来他今天心情不好。”

 

“唔,大天狗大人最正直了,讨厌油腔滑调,我觉得你如果敢这么送他礼物,一定会被打下山去的。”

 

妖狐仍信心满满地笑,“来日方长,就算他心里只有他的大义也没关系,妖狐一族,哪有输给情敌的道理呢?”

 

——输给情敌,那才是能让一只妖狐尊严扫地的耻辱。

 

山兔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难怪你见到河童就要和他打架,河童什么也没干都被你吓跑了!”

 

山下有一条河,久居于此的河童常上山找他们玩,但第一眼见到妖狐时就被他打了个七荤八素,可怜的河童想了许久,确信自己从没见过这位大爷,于是理直气壮找他理论,然后又被打到七荤八素。可是他的河里别说鲤鱼,连海坊主都没有。小妖们也没一个打得过妖狐,最后拉来了三尾,两只狐狸竟好一番大战才安分下来。

 

妖的世界观非常简单,强者为王,吞噬弱者也是天经地义之事,小妖们从此仰视这个看似吊儿郎当的妖狐,除了做他的命定之人外基本有求必应。他和每个小妹妹都分享自己爱慕大天狗大人的秘密,每个小妹妹都劝他,别想了,大天狗大人心里只有他的大义,还有他那些奇怪的面具。

 

妖狐怀里揣着第九个纸包,在林中一小块温暖的阳光下打转。三尾狐坐在一边拍着自己的尾巴,顺便嘲讽一下这个同类。

 

“我算是知道大天狗大人为什么把你抓回山了,不是他逮了你现行,是你狐胆包天想勾引他?”

 

“哎,姐姐真是聪明过人,小生当时还被姐姐取笑,于是在这山上也稍稍修行了一段时日。进步不小,说来也要谢谢姐姐。”

 

三尾敛起了笑容。说是稍加修行,但妖狐一族向来随心所欲,只甩两道风的狐狸比比皆是。她和妖狐切磋,被动辄十几道的攻击打得印象深刻,想必这狐狸是下了好大一番苦功。

 

天性懒散的妖狐,竟勤奋练了这么一手厉害的攻击法术,三尾不知该叹息还是该取笑。

 

“你这傻孩子,都不知道自己……”

 

妖狐突然偏头看她,笑容竟纯真得像刚成年的小狐狸,“小生稍后再来找姐姐,大人回来了,我先过去了。”

 

三尾这才发现神社上方飞行的身影,她观察片刻,开口道:“今天他似乎不太高兴,你等……”

 

然而妖狐已经一溜烟跑去了。她挑挑眉,又躺回了树下继续晒尾巴。

 

怀里的东西一颠一颠,不知道是心跳得厉害还是纸包在晃动。妖狐跑到大天狗落脚的树下,熟练无比地噌噌攀上去,坐在他身边。大妖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两妖照例以沉默开场。仍然是妖狐忍不住,从怀里拿出纸包,送到大天狗面前。

 

“大天狗大人,小生不才,前日作画时一时技痒,拿颜料涂了个面具,不知您是否喜欢?”千万不能油腔滑调,要严肃,要恭敬——他心里默念山兔提供的要点,双手端着纸包,摆出这辈子从没做过的端正架势。大妖接受管辖的小妖的礼物供奉,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偏生爱宕山这位难伺候的大人,活得像个清心寡欲的和尚……

 

“你也用面具,自己留下就好。”

 

妖狐的那双手,其实严格不能算手,还覆盖着狐狸毛发的爪子,虽然隐蔽,但仍可见指上的伤口,想必是刻刀留下的。

 

这伤算是亮给我邀功?这也叫一时技痒所作?大天狗突然心生烦躁,甚至扭过了头不愿再看他。

 

“不要相信戴面具的人的话——此乃尔亲口所言。为讨好吾而惺惺作态,却又说是随手所作,何人敢信?”

 

“想必这等手段也已在诸多少女间尝试过罢?今以此试探吾,尔等狐族,果真生性浪荡,不知轻重!”

 

妖狐居然毫无反应,大天狗等了片刻,不见他开口辩解,扭头看时,那狐狸还维持着两手捧面具的姿势,神情却好似被一巴掌打了个懵,看他回头,才逐渐恢复神智,双手慢慢收回。

 

他从未见过如此模样的妖狐。妖狐总是笑着的,无论调情的假笑还是恭敬的谄笑,他都做得天衣无缝,唯独没见过他连笑都无力维持的样子。周身的阳光忽地散了,一身漂亮的雪白皮毛都失了光彩,有如人类苍老时凌乱的白发。

 

这妖狐最会装腔作势,千万不能信。大天狗告诫自己,果然他很快又重新绽开了笑,却难看无比,看得大天狗只想说你别勉强了,比哭还难看。

 

“大人,给您雕的面具小生还万万不敢戴,不然可要折杀了哈哈……小生留给您,您若不喜,就还是放在这儿,给山斑鸠们做个巢吧。小生……先行告退了。”

 

那狐狸跳下树,拍拍裤子潇洒地走了。一个形状奇怪的纸包留在了他刚才所坐的地方。

 

过了许久,太阳接近落山,大天狗也展开翅膀飞走了。

 

纸包仍然留在树梢上,它的内容却已空了。

 

但妖狐已没有力气再爬上树去确认一番。他缩在另一棵树下,看着大天狗飞回神社的方向,默默化出了原形蜷成一团,好似已精疲力竭的模样。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钟离家阿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