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与萧娘未知道,向长安,对秋灯,几人老

【阴阳师】【狗崽】暮雪千山 02

前文 暮雪千山 01

可能每2-3天更一发。

+++++++++++++++++++++++++++++++

二.

妖的幼儿时比人类短多了,一目连已经能进御魂塔,而妖狐还要每天在鲤鱼旗下按时睡觉。

 

姑获鸟偶尔进来看一眼,摸摸狐狸崽的头,给他塞一个蛋加餐。结界里的达摩来了又走,每次被送来寄养,小狐狸只能看到三种式神,红达摩,白达摩,和远远的结界另一端的大天狗。

 

是的,一个漂亮的小姐姐小妹妹都,没,有。见过的雌性只有姑获鸟。

 

也许神乐也能算。

 

神乐大人是博雅大人的妹妹,也会到寄养结界来换达摩。大约可爱的女孩子都喜欢同样可爱的生物,她见到小小的狐狸,喜欢得眼睛放光,变着法揉他的小肉垫。小妖狐也感动得眼睛放光,缠着她直说话。

 

“神乐大人,小生从没见过您这么可爱的……嗷痛!”

 

“唉哟这么小的崽崽怎么开口就会撩妹!这样不好!”

 

“可是,小生是妖狐……”

 

“明明就是没断奶的毛孩子,什么时候不占结界的床位了,我就带你去看小姐姐。”

 

神乐心满意足地又捏了捏小爪,放下他走到结界另一头。小妖狐依依不舍地看着,突然意识到好像有哪儿不对——为什么那个凶神恶煞的六星大天狗还要在这里占位子?

 

神乐和大天狗似乎说了很久的话,因为小妖狐又睡着了。醒来时,她已领走了几个满级的达摩,结界里少了哈哈哈的笑声,静得有些不习惯。天色已黑,可以看到结界上方的天空,是清澈透亮的暗黑蓝,一丝云彩也无,密密麻麻的星子和圆满的月亮,吸引了小狐狸的眼睛。

 

大天狗也在抬头看着天空,半晌低下头来,伸手扣住面具,摘下,抽出怀中的笛子,慢慢吹起一支短歌。一曲尽时,感觉周围似有异样,他低头一看,袖子被拉住了,小妖狐不知何时已坐到一旁,眼巴巴地看着他。

 

这小狐狸白天还对他避之犹恐不及,现在竟凑过来了。

 

然而毕竟是幼妖,小耳朵尖都憋红了,大天狗也是个沉着的,对方不说话,他自不会主动挑头。一大一小相顾无言,最后还是妖狐开了口,“大,大天狗大人……刚才的曲子……”

 

“……听过?”

 

“不不不,小生是想说,呃,想问大人,是什么歌,听起来,好悲伤啊。”

 

面对神乐和姑姑的一张小巧嘴,竟紧张得几个字一顿,连长句都不会讲了。

 

大天狗转过了头。沉默片刻,开口唱了四句。

 

——若有人寻吾,请君代答云,离居须磨浦,寂寞度残生*

 

“此乃独居者,失却……牵挂之人后,所作自我哀悼之和歌。汝年岁尚小,恐怕不能明白。但能体会其中悲伤,也算聪慧。”

 

小妖狐不再言语,用尾巴将自己紧紧包成了团,蜷缩在大妖的脚边。大天狗不再吹奏,亦不再起身行走,渐渐地有细小的呼声从小狐狸团子中飘出时,他收回投向星空的视线,低头看了看。

 

最后,细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搭上小狐狸的后背,接触到温热的白色毛发时,阖上了那双蓝色的眼睛。

 

“狐狸,今晚……月色很好,尔自可赏之。”


+++++++++++++++++++++++++++++++++++++++++ 

 

妖狐被抓来已有月余,但一多半的时间都在这山里玩闹,谁也奈何这小祖宗不得。

 

刚回来时,妖狐也觉得死定了,但同类的三尾回来一见到他,就笑着说这妖狐不过三脚猫功夫,连个人类小女孩可能都勾引不来,别说平安京那些失踪的女妖。钓鱼执法者和犯罪未遂者面色精彩万分,一个不愿说这妖狐竟异想天开勾引自己,一个不愿承认自己撩妹水平有待提高。

 

好歹是抓了个有所图谋不轨的妖,也不能这般放了。但这妖狐一听还不许离开爱宕山,竟两眼放光,尾巴甩得风生水起,头点得如小鸡啄米,生怕大天狗大人念头一转又把他赶出去。大天狗面色隐约发青,匆匆唤来鸦天狗将妖狐带走,自己一拂袖,又回了神社深处。

 

直到另一个更强大邪恶的妖狐伏法,都城重又平静下来,爱宕山神社又得了百姓不少香火供奉,他才想起到几个月前散养的那只妖狐。

 

日子过了这般久,想必那厮胆子也收敛了。过些天,放他回去吧。

 

太阳已西落,天色见黑,他从山巅层层的密林上飞过,落在最高一棵树上。回巢的山斑鸠绕着他叽叽喳喳,黑色大翅膀收拢起来,将小鸟的巢穴护在羽翼下。袖中的笛子磕到手腕,像在提醒主人,好久没有放自己出来吹吹风了。

 

远处传来了绵长的笛音,同样正在这山麓游荡的妖狐步伐一转,从前往神社的路走出,循声而去。

 

待一曲终了,大天狗吐了口气,道:“来者既通音律,何不现身?”

 

来者毫不客气,嗖的一声便跃上了树梢。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搭了过来,尖端一抹妖异暧昧的紫红,在眼前不安分地游动。妖狐手中那把合拢的折扇,从手心搭上嘴角,锋利的獠牙隐约在磨着漆黑的扇骨。

 

——似乎那扇骨便是所爱之人的尸骨。

 

“大天狗大人看来心情不错,小生好运气。”

 

这狐狸言辞恭敬顺从,眼神却直勾勾地盯来,大天狗瞥他一眼,他又迅速敛了眉目,快得找不到一丝痕迹。

 

“嗯。为祸平安京之元凶,已然伏法。”

 

妖狐的笑容一滞,那条大尾巴蔫了几分。“大人……这是要赶小生走?”

 

大天狗竟愣了一下,天性喜好自由的妖怪竟甘于受困,实在奇怪。这妖狐也越发装腔作势,捏着扇子垂着头,似乎想努力挤几滴眼泪,“大天狗大人,虽说小生只是个低等妖狐,但在山上这些时日,和……大家关系融洽,小生也喜欢爱宕山……之风物,还请您……”

 

——假的,都是假的。

 

——我和大家关系好,是因为我想了解您。

 

——我留恋山中风物,是希望我能遇见您。

 

——可是我畏惧您,我打不过您,我杀不死您,我只能这么远远地看着您。所以,还请您……不要让我走。

 

他的性命仿佛悬于爱宕山主人的唇齿间,只消一句话,便能点燃眼中的生机,或扑灭心里的火焰。大天狗一脸莫名其妙,却也生出几分成就感,当是这妖狐生了向善之心,多他一只应也不算什么负担。

 

“既如此,吾不加干涉。去留如何,凭尔随意。”

 

他将笛子纳回袖中。妖狐眨眨眼,嘴角慢慢牵起一个狡猾的笑容。一团热气突地扑向大天狗耳边,狐狸的声音从近得不可思议的地方,带着寒冷夜色都卷不走的热度,带着毒蝎钩般的尾音,一阵阵涌入他的耳朵。

 

“大人,今晚月色很好啊。”

 

那团热气倏地又撤开,快得甚至未等到他一丝发怒的反击。大天狗抬头,天空是阴郁的黑沉,滔滔暗云在夜色中起伏,如海上的层层浮浪。

 

连星子一颗都无,何来月色?

 

回头再看,身边的人影竟已消失无踪,只余树梢上一片歪倒的树叶痕迹,表示曾有一个妖坐过。


 

 

-TBC-


注:引用自行平中纳言所作《古今和歌集》。

这里用的夏目漱石的梗,虽然他肯定在平安京背景之后,不过日本人关于爱的体会应该总是一脉相承的吧XDDDD?


评论
热度 ( 18 )

© 钟离家阿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