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与萧娘未知道,向长安,对秋灯,几人老

【阴阳师】【狗崽】暮雪千山 01

并不强求出狗子了。

只是觉得爱他们这般久,也该有个表示~长久不写文,手生得要死,恳请不要嫌弃。开头是幼狐,很快就会长成大人了。

争取5或6发以内完结,小小小虐怡情,相信我。

还是不擅长写长篇,叹气。欢迎大家多和我互动啊!

++++++++++++++++++++++++++

一.

妖狐还很小的时候,总是迷迷糊糊的,眼皮睁开的时间不到一天的一小半。

 

身为一个妖,竟颇似人类婴儿,姑获鸟甫一上手便看出了异常。她一手拉扯大的满寮妖怪,个个精力充沛,落地就会吱哇乱叫,开口便是大爷老子,孱弱的妖怪若不幸生于山野立刻会被分而食之。

 

当家的阴阳师目光游离地清清嗓子,刷拉一开扇子试图阻挡面前激动的尖喙。小妖狐打着哈欠,被大翅膀抱在怀里颠儿颠的。

 

“毕竟是拼的……哎呀养养就好了,你看大黑……我也没办法啊……”

 

省略号都是小脑瓜子不能理解的话,听着听着便又盹了过去。但再一次睁眼时,温暖的大翅膀没有了,身边是花纹陌生的鲤鱼旗,六只妖怪十一个眼睛在头顶围成一圈,全都看着自己。

 

——背后带条龙的妖,几个红白达摩,和一个戴大面具的……

 

“哇哇哇哇哇哇哇姑姑救我啊啊啊啊啊啊!!”

 

经验小纸人手中酒杯一抖,寿司小纸人啪地贴到了地上,达摩们哈哈叫着蹦开了,一目连恨不得躲到结界另一头,但听着小狐狸嗷嗷大哭,小风神又生出了一点点不忍。

 

“我要姑姑呜呜呜呜呜呜呜这里有好可怕的大妖……嗝……”

 

淡红色的小龙慢慢游了过来,盘在面前,眨眨眼,用脖子蹭着他的尾巴。小妖狐哭声减弱了,打着嗝,小心地伸手摸摸它的鳞片,小龙舒服得抖了抖胡子,喷了几口气。

 

小孩子们很快就混熟了,尤其这两个一出生就塞进了结界的崽。“这是博雅大人的太鼓,他和你家的晴明大人是朋友,所以两家经常互相寄养啦,我和大天狗大人,就是那位,都是博雅大人的式神!”

 

——那个长得很吓人的,就是传说中的大天狗?!

 

“唔,我是博雅大人买来的,大天狗大人是很早就在寮里啦,你呢,晴明大人是怎么把你召唤来的?”

 

——呃,这种事情……

 

“拼出来的。”

 

大天狗突然说话了,小妖狐又被吓得一抖,飞快瞥他一眼,那个丑陋可怕的面具后正有一双眼睛看着自己,视线对上之时,对方却先移开了。

 

无论是年岁,力量,还是体格都几乎能碾压平安京的大天狗,刚出生的小妖从骨子里便带着畏惧,恨不得离他越远越好。一目连即便强大也只是婴儿,两个孩子玩玩闹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头挨头地在鲤鱼旗下睡着了。

 

只是妖狐做了受召以来的第一个梦,什么也没记住,只听到似乎有悲哀的叹息声,从月下的山林暗影间,如寒风一般飞掠而过了。

 

+++++++++++++++++++++++++++++++++++++++

 

平安京的祗园时,妖狐第一次见到了传闻中的大天狗大人。

 

以美色为食的妖怪,是不会放过繁华美丽的节庆的。老练的妖狐会敛起一身妖气,换一身人间华服,执一把从不打开的折扇,或携一根从不铺展的画卷,用眉梢唇角如沐春风的笑容和声音,引诱无辜的蝴蝶踏入毒蛛的洞窟,最后亮出獠牙,一击即中。

 

而这个妖狐,运气和眼神似乎不大好。

 

花车巡游的鼓乐声响起时,妖狐和身边的少女都不由抬头看了过去。这一眼倒是好,在花车的另一侧,憧憧灯影和团团繁花间,他看见了令这祗园节都为之失色的人物。

 

那是化作了人形的大天狗,收起了妖力,换了一身友禅染的盛装,两手被塞了大大小小的油纸包和小玩意,因第一次被三尾狐拖到了平安京而不适应,眼神虽是惯常的高傲和冰冷,却还带了一点少见的茫然。花车巡游开始时,三尾狐迅速淹没在了涌来的人潮里,留他一个站在街头,四下张望同伴的身影。

 

妖狐突然觉得,自己几乎要控制不住妖力,在这大街上露出耳朵和尾巴了。少女吞下一口糯米团子,伸手想牵他的袖子,却一把捞了个空。

 

大天狗回头,看向那个拉着自己衣服的人。

 

眼睛周围细细描着艳丽的红纹,纤薄的两片嘴唇缓缓开合着,露出彷如吸食过鲜血的颜色。“这位……姑娘,可是与亲朋失散了,需要小生的帮助吗?”

 

真是色令智昏啊,他竟完全没注意,这人穿着的就不是女式的服装和木屐。

 

“姑娘”面无表情看了他片刻,看得他都有了一丝心慌时,微微点了点头。

 

看来不爱说话啊,不过这般美貌的女子,看衣料也是出自大户人家,性格比较高傲都是可以理解的。妖狐心中反倒升起了斗志,自己看上的人,还从没有逃掉的道理。他貌似非常郑重地向美人行了一礼,伸出手来,“袛园节人多眼杂,不如我带姑娘去往一处高地,俯视一番,应该也能有所发现。”

 

这狐狸打的什么算盘,一开口大天狗便看穿了。总而言之,先在这里拖时间,顺便将猎物和人群隔绝开,直到确保人逃不掉再下手。近来平安京周边总有一些女子甚至女妖失踪的流言,想必和这妖怪脱不了干系。

 

他心中想着,面上却也没有表达出半分,嘴巴闭得像两片蚌壳,貌似乖巧地跟着妖狐从东踱到西,从高走到低,走得妖狐心里直打鼓。最后终于到了深林的家宅,停下了脚步。妖狐心里得意,却也在犯嘀咕。自己从来都要蹲守好几天,确保万无一失才出手,怎么今天脑子一热就直接把人带回家了。好在这姑娘也是个哑巴,自己胜算还多几分。哎可惜啊,这种美人竟不会说话……

 

“尔等小妖,竟腹诽吾不会说话?”

 

美人突然双唇一开,冒出一个男人的声音。随即天旋地转,妖狐扑通一头栽倒在地,黑色的狂风倏然刮过,片刻便平定下来,林间空空荡荡,似乎从没有人来过。

 

被带走前,他竟然还想的是,太要命了这声音,仙人跳好像也没甚亏的。

 

 

-TBC-

评论
热度 ( 15 )

© 钟离家阿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