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风烟,平泉草木,东山歌酒

修仙一家人(4)

这章非哥又在造口业了。写得头疼,靠对话推进太多,不得不后半段放弃红莲视角。爆字数爆得我控制不住……

还请大家给我多多评论呀~我对自己写的东西不太自信,好想和大家交流!

前文:(1) (2) (3)

++++++++++++++++++

我给我哥的回答是两个字,做梦。

他一脸疑惑不解,表情分明写着,卧槽这稳赚不赔的交易我妹居然拒绝我!

开什么玩笑,当年他走之前有的是机会要到人家联系方式,他自己不要,这怎么能怪我呢?现在真香了,也来不及了,人家已经从无性别小狐狸分化成公的了!

“你是不是喝多了,醒醒啊哥,小良子是公狐狸。”

“不是……我没喝多,我今晚为了开车一滴都没喝,我当然知道子房不是妹子你想什么呢,不过这没关系啊,你哥难得会欣赏别人,你要珍惜好吗。”

“……你除非和紫女说,以后我也可以去紫兰轩,否则我才不告诉你!”

他的表情是疑惑X2,“你还想去?你又不能沾酒,去了有什么好?多喝醉几次我觉得紫女就可以关门了。”

我做了个请出门的手势,他紧紧把着门框不放,一番艰苦斗争后终于松了口:“好好好,紫兰轩也都是自己人,你想去的话提前和我讲,我让弄玉带你玩,这总行了吧?”

虽然我并不认识弄玉是谁,但能去就行了!能去紫兰轩我就能去看卫庄了!

我履行承诺,把张良微信名片推送给他,不知为什么,我并不想告诉他当年老爸给他介绍张良的事情。他的脸皮厚度此生不知尴尬为何物,肯定会抓着这点借题发挥拼命追人——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哥,你老实说,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是看脸的大猪蹄子?这才认识小良子几个小时,你就……”

他正在看微信,又崩了我一个栗子:“几个小时还不够吗?张良虽然相貌身材都不错,但你哥见的大美人还少吗?首先,我们见面后我一直看着你,他完全没机会和你串供,却一开口就替你背了锅,如果主谋是他这个外人,我肯定碍于面子不会多批评,这是机智。”

“第二,他能躲却不躲,给你挡那砸过来的杯子,这是勇敢。”

“第三,他比你小却考虑周全,会帮你挡麻烦,给你的酒里加冰块,这是细心。”

“第四,卫庄紫女是极其珍稀又强大的神兽,他表示感谢的态度不卑不亢毫无巴结,这是读书人的骨气——魔鬼藏在细节里,明白吗?而且他做这一切的前提还是完全不是护女友的心态,这么难得的聪明孩子,我就当多交个朋友也行啊。好了晚安,睡前记得卸妆。”

博士就了不起啊!观察力强嘴皮子溜就了不起啊!

……确实挺了不起的。

睡得太晚,等我醒来时候已经到午后了。客厅里飘来饭菜香,我都五年没在家吃午饭了!爸忙得要命都在公司解决,我在学校要么吃食堂要么自己泡面,今天居然有人做饭!

门一开就看见阿姨在摆盘,家里两个男人坐在桌前,哥哥见我便笑道:“大小姐终于出来了,爸,开饭呗?”

爸瞥他一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对我喊:“红莲,快去洗漱,就等你了。”

谢天谢地,一上午就把爸摆平了,我还以为爸又要把他这个不肖子打出门去呢。

然而这顿吃得也不安稳,吃了一半公司来电话,爸接了电话就急匆匆又出去了。哥哥像一天没吃饭似的风卷残云把剩下的全扫光,对厨娘笑道:“阿姨手艺真好,我在桑海最想的就是您做的鸡汤了,现在回家来终于吃了个够,救命之恩!”

阿姨笑得满脸是牙,看他的眼神如同亲孙子。这人从小男女老少通杀,那张脸加那张嘴简直横行无忌。我捅捅他,“你在桑海是去出家还是怎么的,肉都没得吃?”

他也不直接回答,笑着起身换了外套, “等爸回家你问他,我今天给他包里装了桑海特产。现在我有事出去一下,你好好在家待着醒醒酒。昨晚你带回来一屋子酒味,今早害我又给你背了锅。”

我瘪瘪嘴,也有点不好意思。我哥还是很疼我的,昨晚在酒吧想想真的惊险,喝酒喝上了头,如果我暴露了原型恐怕要吓死一大群人不说,万一有个更凶残的神兽在场,拿我做了下酒菜都有可能。

“那好嘛……哥哥再见。”

我有点沮丧地窝在沙发上,他摸摸我的头,提起一个袋子出门去了。我在沙发上打了个滚,手伸到装零食的框里,想拿……

唉?巧克力呢? 

我猛扑到窗边,他刚好走到楼下的车位拿钥匙开门。

“韩非!你是不是拿了我的巧克力!”

他抱紧了怀里的袋子嗖一下钻进车去,四个轮子一眨眼跑得无影无踪。那个手提袋!我看到了,里面装着昨晚小良子穿回来的制服和我那包巧克力!

我再也不说他疼我了!!!

*

一大早韩非就问紫女,衣服洗好没,紫女不禁莫名其妙。

“昨晚我怕干了留印记,他换下来就立刻洗了,现在可能差不多干了吧。你急什么,又不是你被泼了一身酒?”

韩非也没多解释,提上衣服就出发去了紫兰轩,临走前想了想又顺了一串红莲的巧克力。反正回来给小祖宗带一盒消气就行了。

到了紫兰轩又聊了好几个小时,紫女实在困得忍不住了,给精力充沛的大少爷下了逐客令:“韩非你就不困的吗?你知不知道中午就把夜店老板叫醒是很残忍的事情?我要举报你虐猫信不信?”

韩非干笑两声:“紫女姑娘对不住了,一直伺候我这俗人。那你休息去,我帮你把衣服带给张良。”

紫女求之不得,赶快把这麻烦打发走,自己睡回笼觉去。韩非凭昨晚的印象,一路开到张家,应门的女仆听他说是红莲的哥哥便放了行,一踏进张家大门,楼上突然传来老爷子一声怒吼,吓得他差点袋子落地:“谁敢给他疗伤,谁就从这家门滚出去!”

接着是一个老太太在哭:“子房从小都很乖,你用得着这么打他吗?孙子这么聪明你骂两句他能不听吗?还要读书呢,你打他手心让他怎么写字!你还不如打死我好了!”

他循着声音跑去,从张家的书房里发出的,他敲敲门,门内顿时安静了,片刻后张家爷爷开口:“谁啊?”

老爷子听得出来是忍着一口气,尾音都在哆嗦。韩非答道:“张先生,我是韩家的韩非,红莲的哥哥,今天来找张良的。”

门砰一声打开,张开地提着戒尺(韩非:怎么他家还有这出土文物般的东西!),实力演示什么叫吹胡子瞪眼,语气勉强平静了些:“让客人见笑了,我家孙子太过顽劣,凌晨方才归家不说,还穿着不知哪儿来的衣服,问他他也不说原因,结果刚才突然接了个电话,是不知哪个酒吧打来的,说昨晚他的衣服送回去给他了!这才刚成年没两天,就学着那些纨绔子弟夜不归宿了,以后岂不是要气死我这老头子!”

韩非把他扶到沙发上,拿出自己最诚恳的笑容道歉:“张先生别气,我今天来就是把衣服还给您孙子,顺便要和他道谢,昨晚红莲……在酒吧门口,多谢子房解围,这会儿红莲在家里被关禁闭,只好我代表她来了。”

好一番唇舌后韩非终于用一个张良在酒吧门口帮红莲挡灾的故事说服了张良爷爷奶奶,因为被泼了一身酒只能把衣服留在酒吧,而老板和自己是老相识,所以今天由自己跑这一趟。张良高风亮节觉得帮朋友解围不足挂齿,又怕爷爷气坏身体,干脆认了也不反驳。等老人家终于信了,暗自懊悔不该打孙子,他再提出自己进去看看张良,张开地也未加阻拦。

张奶奶见他进来便抹着泪出去了,张良捧着手坐在桌前,见他进来,微微笑了一下,疼得说话都没底气。“韩兄真是思维口才俱佳,子房佩服。虽说性质不太一样,但又都是昨晚的确发生的事。”

韩非看着他的手,手心又红又肿,老爷子打得一点不留情,看得心里揪紧了几分。

“子房,手给我。”

张良有点愣,将没受伤的那只手伸了过去。“不对,换一个。”

他握住张良的手时,感到有一瞬间的紧绷,想来是疼的。他将手覆在伤处,心里默念几句,再拿开时,红肿已经消退,张良试着活动手掌,除了些许酸痛竟已无大碍。

“谢谢韩兄!”毕竟还是个孩子,一瞬间就笑开了,“祖父那个戒尺,是有法力的,我克制不住只能硬捱,还是韩兄比较厉害。”

韩非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张良眼花了片刻,“衣服我替你拿了回来,可能紫女怀疑我不靠谱,又给你打了个电话,你别怪她,她一向做事太过谨慎。还有这巧克力,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啥,看红莲喜欢这个,我觉得你应该也……”

张良却盯着他的袋子发呆。他拿起来看了看,今早出门随手抓来用的,上面还印着桑海大学的校徽。

“韩兄是桑海大学毕业的吗?”那语气羡慕得一丝掩饰都没有。

“不才正是桑海大学荀教授的学生。上个月刚博士论文答辩完毕,幸不辱师门。”这话说出时,张良眼睛都被倏地点亮起来,仰着头乖乖地看他,韩非心里暗笑这小书虫,又觉得这么直率坦荡的少年,实在是少见的可爱了。

“我……我想考去很久了,不过自己实在是不敢报考,生怕落了榜,而且荀教授据说年事已高,不再上课了,只专心带研究生,所以我想也许过几年,我还可以去他门下读研……韩兄是怎么去的?能不能讲讲?”

不提还好,一提就想起当年自己为啥要从家里落荒而逃。但现在不说,恐怕将来子房也会从红莲那里套出话来的,还不如硬着头皮把黑历史交代了。

“子房,有个开明的家长真的很重要啊。五年前你和红莲才十三岁,我大学刚毕业,我爸不知怎么想的,逼我读完了经济学后给我两条路,要么继续深造,要么结婚,他连对象都给我联系好了!总之我一条路都不想走,就从家里逃到桑海……那时候想要读就读最好的导师选最感兴趣的课题,于是一鼓作气就考上了……”

张良那张原本歆羡得闪闪发光的脸突然就僵住,韩非心里一咯噔,把人家孩子吓坏了,继续笑着自嘲道,“我也知道我爸好意,但是我这脾气吧,对方长得不好看我连结识的兴趣都没有,我爸的眼光我信不过,万一他相中一个比狐狸精还像狐狸精的儿媳妇呢?恐怕那脸我看到就做噩梦,媳妇还是得自己找嘛,我就选择先读书再说了……子房?你怎么了?”

他说得正高兴,却发现张良脸色乍红乍白,笑容都消失了,被他注意到后又抱着手,似是疼得厉害的样子。

“韩兄,我……我是……被爷爷打得有点厉害,你能不能,暂时回避一下……”

于是韩非又被挡在了门外。张奶奶走过来,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他想是老人心疼孙子,出言安慰:“张夫人,子房刚才说手又疼了,我也不知涂山氏有什么独门法术,不敢贸然动作,请夫人劝一下张先生,望他不要再生子房的气了,子房是很好的孩子,韩家都很感谢他。”

但张奶奶听后竟然笑了,“我家老头子,看着凶其实根本舍不得真打,稍微疼一阵不会有大碍的。你这孩子讨喜,奶奶和你讲,阿良还小,你比他大,以后要多照顾他一点,奶奶就放心了!以后要多来张家走动啊!”

……这话听着逻辑上没啥问题,但又有点莫名不对劲。

韩非稀里糊涂应了,等张奶奶笑着走了,他也没想明白究竟是哪儿不对劲。

*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韩家。爸爸提着一个袋子气得面色发青,我笑得满地打滚。

“这臭小子,读书读出一肚子坏水,给爸带回来的特产就是这个?怪不得午饭专门挑鸡肉吃,他们学校食堂里吃的就是大葱蘸酱卷饼???”

 

-TBC-

请山东旁友们不要拉黑我哈哈哈哈~其实我想写非哥带苹果回来,又觉得不够好玩。其实非哥去小圣贤庄读书可能还有海鲜可吃,但狐狸么,最爱的还是鸡了~

评论 ( 13 )
热度 ( 42 )

© 钟离家阿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