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与萧娘未知道,向长安,对秋灯,几人老

修仙一家人(3)

前文及设定:(1) (2)

韩非:我今天,就算是逃家,去桑海读书,宁可去紫兰轩都不回家,也绝不会和我爸介绍的对象结婚!

认识了张良。

韩非:真香

++++++++++++++++++

小良子分化完成的第二天,我晚上八点和他碰面了。看起来也没什么变化,就是原本和我一样高,一夜过去就比我高了半个头了。穿着青白色的衣服扎着马尾,嫩得像个小水葱。

“你这算是……完成了?”

他弯着眼睛笑笑,“对,以后就是公狐狸了,不过祖父说刚分化性别还有点不明显,以后会区别越来越大的。”

……公狐狸都长成这样,如果成了母狐狸那岂不是要人小命!

我们坐了两个小时的车才摸到紫兰轩。已经十点多了,路上行人稀少,唯独紫兰轩所在的酒吧街人声鼎沸。一个穿紫色长裙的女人端着酒在门口和安保讲话。我们在门口打转时,她斜斜一眼瞥来,眼睛眯起。

“两位小朋友,没有成年是不能进来的哦。”

声音又软又媚,听得我都愣了,反应过来后努力摆出一副被看扁了的生气表情。

“哼,我也是来过的人了!我朋友昨天也成年了,我带他来玩玩,有什么不可以?”

——虽然我酒量只有可怜的一点点,上次来只能喝软饮,但我也是来过了的!

女人扑哧笑了,也不说话,在门口的楼梯扶手上懒洋洋靠着,保安看了我俩的身份证,向她点点头,她挑起眉毛,做了个请的手势,“这么可爱的妹妹就别生气了,会长皱纹的,我走了眼,请你们一人一杯螺丝起子怎样?”

她摇曳着向吧台走去,向调酒师做了个手势,回头对我们笑笑:“记我账上,两位漂亮的小客人,欢迎光临紫兰轩,请慢用。”

人多得要命,舞台上似乎演出刚散场,彩色纸屑甚至还在空中飘着。只有吧台角落还有点空位,两杯橙汁似的酒被推到面前,闻起来倒是香甜开胃,张良又要了一杯冰块,哗啦啦倒进去,装了一满杯后才推给我,入口的确冰爽,但喝了几口就又有些头晕。

果然还是不行,酒就是酒,加了冰块蛇也扛不住。我用脸贴着冰凉的玻璃杯,扯扯张良的袖子,“小良子,你和我说说话吧,让我清醒一点……你别紧张,酒里没雄黄,我就是沾酒血会发热,加冰块也效果不大。”

他想了想,压低声音说:“刚才那个女人,是不是也并非人类?”

我一个激灵醒了几分,刚才隐约注意到,她在门外阴处的瞳孔似乎是圆的,但到了明亮的灯下突然变成一条细缝。她不是蛇,蛇是不会喝了酒还像她一般清醒的。

我把我看到的告诉他,“小良子,你有什么想法?”

他慢慢喝着酒,沉思良久后说道:“猫。”

“哎呀,小姑娘你喜欢猫吗,喜欢什么品种?我家刚好有个三个月大的英短……”突然一个超级聒噪的声音插进来,手里还拿着酒,往我和张良之间的桌子上一靠摆了个自以为很帅的姿势。我翻了个白眼,和喝多了的人没什么好讲,“小良子,我们换个地方。”

我们起身那人就又端着酒跟过来,“两位小姑娘,是不是第一次来,我请你们喝酒啊,紫兰轩这里有几种自调酒很有名,一般人不知道的。”他的同伴想拉他回去,又被他甩开,跟着我们从吧台一路走到舞池边,又从舞池追到沙发,张良忍不住试图拦他:“先生,谢谢您的好意,但我朋友实在喝多了不舒服……”

这男人不知是较上劲了还是喝高了没听出面前是个男人,竟直接甩出一叠信用卡,“一杯橙汁而已,哪有喝了点饮料就难受的,今天哥哥我还非要请你们喝酒不可,随便哪张,尽管拿去刷!”

不识好歹的蠢货,烦死了!张良努力拦着不让他靠近,我酒劲上头,怒火直冲太阳穴,抬头对他咧嘴一笑,他愣了一下,顿时扯着嗓子惨叫起来:“蛇!有蛇啊!”

周围的客人被吓了一跳,尖叫着迅速散出了一圈,张良一把抓住我的下巴把脸掰过去,我痛得张开嘴时,他脸色骤然变了,“红莲!你……!”

我从没见过小良子那么严肃,那个男人一边不断尖叫一边乱挥着手里的酒杯,张良把我挡在背后向他走去,他大喊着别过来,突然手一扬酒杯甩飞了,划出一道弧线飞向张良。

“小良子!”我大叫着要扑上去拉开他,他似是想躲却硬不肯弯腰,眼看一杯酒要砸在他头上,从人群中倏然伸出一只手将玻璃杯抓住,只是酒一滴不差全泼在了他衣服上。

好身手!我立刻把张良拉过来,“小良子你怎么不躲!吓死我了幸好人没事!”

他也有点吓到了,幸好还比我镇定,“我躲了就肯定砸到你了,我是男的,没事的。”

“哎呀,怎么我才走开一会儿就出事儿了?听说有蛇钻进我的店,咬着人了吗?”

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她走进人群来,抱着手看我们,又看看那个吓得发抖的男人,最后看看那个救了我们的男人,问道:“怎么回事,卫庄,你看到了吗?”

叫卫庄的白发男人放下那个酒杯,冷冰冰道:“有人喝醉了,看花眼。你最好把两个小朋友带去换件衣服。”

我悄悄松了口气,那个男人的眼神太锐利,他开口前我总有股不好的预感,幸好没有暴露……

“哎哎哎我听说有蛇?这酒吧里怎会有蛇,太胆大包天了也不怕被紫女老板泡酒……”

突然一个熟悉得不行的声音从角落里钻出来,韩非大笑着跑到了围观人群最前面,刚看到我时他还维持着那个贱得找打的笑,随即表情冻在了脸上。

好的,可算知道那股不好的预感是从何而来了。

我一下子扑上去挂在他脖子上:“哥哥,好久不见想死我了,你刚才说什么,要把那蛇拿去泡酒吗?”

*

找了半天根本没发现蛇,那个男人也被安保当做滋事撵出了门,客人们也都镇定下来,权当是那人喝高了胡言乱语。韩非卫庄紫女把我俩带上了楼上办公室,

“哟原来这是你妹妹,真是抱歉招待不周。”紫女大笑着摸摸我的头,我有点不好意思,“没什么,不关您的事,客人喝多了您也没办法,多亏小良子护着我,还有这位先生救了……”

“什么不周,就不该放你们进来。”

我哥表情十分严厉,和他当时说要把我嘴粘起来一模一样,“家里没人管你胆子肥成这样,这么晚跑来酒吧,随随便便露出原型,还带着……对不起请问你是?”

张良换了一件紫女给他找的制服衬衫正不自在,突然被点到名,有片刻紧张,“我,我叫张良,是红莲的朋友。”

“男朋友?”

“啊?不不不……是我想来玩,但红莲说紫兰轩要看身份证的,昨天我生日,所以我就拜托红莲今天一定带我来。多亏紫女姑娘和卫庄兄,不然我真不知如何向红莲家人交待。”

我感动得热泪盈眶,小良子不愧是我老铁!够义气!

韩非眼睛眯起上下扫他几圈,突然声音一变,冷得能掉出冰渣,“聪明是挺聪明的——不过既然祸首是你,那怎么是这丫头精心化了妆?我不信你们班只有两个成年人,你很清楚红莲体质有异,连一杯酒都怕泼到她头上,那怎么会挑这种地方拜托她带你来?”

张良脸色一瞬间刷白,慌忙看向我,那眼神明明白白写着我救不了你你哥太厉害了。

法学博士我知道你逻辑很厉害!你再说下去我不能沾酒的问题就暴露了!

“现在知道怕了?刚才在楼下吐信子吓人的是谁?你以为卫庄那双眼睛没看到,他是掩护你!这一屋子就你修为最差劲,成年了还藏不住舌头,张良年龄不如你都比你强,他能惦记着蛇性畏酒,你就不想想狐类喝高了也会露出尾巴的!还要靠人家罩你,你丢人不?”

“原来你喝高了会露出尾巴?”卫庄突然开口,我哥立刻被噎得嘴角抽搐,紫女肩膀抖了好几下,我立刻被口水呛到。张良一双大眼睛瞪圆,磕磕巴巴地问:“韩兄,你们……不是兄妹吗,怎么红莲是蛇而你……”

“这个……可能韩家的女性都是龙的亲戚吧,红莲随我妈,我随我爸有九尾,哈哈……”

张良表情更古怪了,有点尴尬又有点紧张。韩非也没注意,继续说道:“我来介绍下,这两位,紫兰轩的经理紫女,副经理卫庄,都是我去桑海前的老朋友了,紫女是金华猫,卫庄是睚眦,很罕见哦,看着凶而已,你们别被他吓到。我妹红莲,紫女你好好记得她这张脸,以后她化什么妆都拦在外面。”他看看张良,又补充一句,“张良比较靠谱,就不用拦了。”

*

这么一闹已经过了十二点,那边三个人过了许久终于散会,我开始犯困,张良这个从不熬夜的好宝宝已经趴下了。韩非拿起自己的外套和车钥匙同卫庄紫女告别,顺手把我和张良拍醒,“好了,回家了。”

我被他牵着下楼,上车就躺在后座上不想动弹,张良只能坐副驾去。三个人沉默地开了半路,我哥突然开口:“对不起我刚才分了神,张良,你家住哪儿?送你回去?”

张良半天没回话,我隐约觉得奇怪,他平时不是口才很溜的吗?

“多谢韩兄,可是我穿成这样……”

哦对他还穿着酒吧服务生制服。紫女说会帮他洗衬衫,他也觉得沾一身酒气回去会被家法伺候。但是穿着这制服回去,还是一眼就能暴露去哪儿了。

“那这样,你跟我去韩家换一套,我家恐怕只有我的衣服你能穿,先把今晚应付过去,你的那件后面再说,嗯?”

他说话有时候会带个扬起的尾音,像个勾人心的小钩子,听得都不能拒绝。张良又是沉默许久,最后低低应了一声好。我眼睛转了转,莫非他这么困了,反应都慢了好几秒?

一路沉默着回到家,爸和佣人都睡了,应门的阿姨还醒着,一看少爷突然回来了激动得不行,哥哥笑着抱抱她,让她不要吵醒别人,招手示意张良进他房间来。

我被一个人丢在客厅里,心里无声地大笑了好几遍。

卧槽太刺激了,我的哥哥和差点成为我嫂子的朋友!就这么认识了吗!第一天就穿我哥衣服了吗!门把手再次被拧开时我嗖地窜进自己房间,从门缝偷听他们说话。

“……谢谢韩兄了。”

“还是有点大,但我也没更小的尺寸了,子房太瘦了吧我看你该穿红莲的……”

“她的还是算了……打扰这么久……”

“走,我送你回去。没事别和我客气,我妹的朋友……”

他拿了车钥匙又出去了。

妈呀“子房”是怎么回事!他们在里面做了啥,进去时候还叫张良,出来就叫子房了?

我一直呆愣到我哥又一次回了家。他敲敲我的房间,我醒过神来,急忙给他开门。他也不坐下,靠在门口,说了句让我恨不得笑到满地打滚的话。

“红莲,你的小狐狸同学刚才又在我车上睡着了,没说上几句话,你把他联系方式给我,今晚你做了啥我就不告诉老爸,行不?”


-TBC-


马上开学了……请两天假,今天多更一点

评论 ( 6 )
热度 ( 36 )

© 钟离家阿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