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与萧娘未知道,向长安,对秋灯,几人老

修仙一家人(2)

前文链接和设定:(1)


二.

我觉得我哥的审美完全是被我爸坑害了。

某次他去公司给爸送东西,差点被他那个叫明珠的秘书占了便宜,幸好那天我给他解围,否则爆出大丑闻不说,哥还怕是要被这女人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

这事我爸至今不清楚,谅明珠也没那个胆子说出去,现在她还是最得宠的那个。但她对我爸旁敲侧击,红莲小姐不到十岁就很早熟,见多识广,老板的家教可真好——我爸没接领子,还得意到不行,把我夸得天上有地下无,明珠只能吃个哑巴亏。

哼,无知的人类,我活的时间比你都久,只是我们超级长寿,化成人形看起来小而已,又不是真的幼稚!

那时候我哥人型才刚上大学,这事估计给他留下了不小阴影,后来爸可能是在考虑相亲人选,问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妹子,他别的什么要求都没有,就只有胸平这一条。

最后父子谈话又是不欢而散,爸爸觉得哥哥在敷衍他,哥哥更干脆,几个月后就跑去桑海,两人互相怄气,眼不见为净。

*

我和小良子在哥哥走后就越发熟络起来,我俩年龄差不多,还算校友,小良子很快代替我哥成为了新取乐对象。

开始我还以为他会对我有芥蒂,没想到他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而且这胎死腹中的相亲让他也轻松不少,像有什么压力一下子消失了。

“小良子小良子,你陪我玩会儿嘛,老闷着看书多无聊!”

每次我到他家找他玩,张家的爷爷奶奶都用超慈爱的眼神看我,他家亲戚正坐一桌打麻将,看见我就说韩小姐来找子房的吧,去哪个哪个书房就行了。

涂山氏不愧是涂山氏哇,个个都成精了。

我大叫着推开他的书房门,张良人不在,一团手感很好的白毛球窝在书架上,在两本书之间来回嗅,最后叼住其中一本转身嗖地跳下来,蹦上红木书桌放好,抬头对我咧嘴笑。

妈呀太可爱了……想想我家那群公的,狐和狐怎么就差别这么大呢!我怎么就没有一个小可爱弟弟妹妹呢!

神兽之间露出真容是表示非常信任的了,我也懒得费力维持人形,变回赤练蛇,这下视线终于一样高了。我钻进包里叼出一串巧克力,放在他桌上,他摘了一个却没有吃,我把一串都吞完了,他还在看着我吃,我都有些尴尬了。

“你怎么不吃呀,我特意给你带的。”

“谢谢红莲,我会吃的,只是我不习惯在书房里吃东西。红莲是客人,可以随便吃没事。”白狐用爪子把书摊开,乖乖坐着看,大尾巴盘在四爪前一甩一甩的。我游到他尾巴旁边,盘成一团窝进白毛丛里,嗯,舒服!

一般来说,我会在晚饭前被韩家的车接走,小良子每次都送我出门,他变成人型的样子也和他的原型一样又乖又好看,有时我爸也在车上,我上车后他就一直在叹气。

“红莲,你没告诉人家你哥的事情吧?”

“放心啦爸,我以前说认识他这个没成功的对象,他还阻止了我说不想知道是谁,都是爷爷奶奶一头热给他安排的,万一知道了以后难免尴尬,不如都当无事发生过好了。”

我爸叹气叹得更重了。我隐约听到他在咕哝臭小子什么什么的,肯定是别人家孩子刺激到他了。只要和张良一比我哥就被骂,连掉毛掉得比较多都成了缺点。不知他在那边打了几个喷嚏。

大人真奇怪,明明想得很却又不说,骂能顶什么用,真是的。

后来我和张良一起参加了高考,收到录取通知书后一周刚好就是他的十八岁生日。特别幸运的是还和他一个大学,虽然不同学院我也很开心,那天我又跑去张家玩,还像小时候一样蹭他尾巴。

然而没过一会儿尾巴就转开了,我有点不满地抬头,他居然脸有点儿红,说道:“红莲,你蹭来蹭去弄得我很痒痒……要不我找本书给你看看,等会儿我们出去玩?”

我从小到大,蹭了多少狐狸的尾巴!他们都没说过痒痒!

可能是我表情太受打击了,他往后退了几步,非常认真地和我说:“红莲,不是你的问题,我最近是敏感时期,等生日过了就好了,涂山白狐成年时才分化性别,这时候稍微有点刺激就会影响……”

“太好了!你满十八岁那天,我一定要带你去见识一下大人的世界!我惦记这天好久了!”

我说的大人的世界,在新郑市的另一头,有家名叫紫兰轩的高级酒吧,要看身份证才能进。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那天刚好我哥也回来了。

 

========================= 

张开地:良儿,有没有考虑好分化?

张良:爷爷,那就选公的吧。

张开地:呵呵我就知道,韩家的小姐经常找你玩,爷爷奶奶心里懂……

张良:???爷爷您在想什么,我只是听红莲说女人每月来例假痛苦得要命。

张开地:捻断数根须.jpg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钟离家阿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