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与萧娘未知道,向长安,对秋灯,几人老

修仙一家人

傻白甜,HE,非良,卫聂,凤玉鸦大三角。红莲第一人称,雷者慎。

韩非是九尾狐,红莲是蛇。红莲最怕酒,韩非最爱酒。韩非在桑海修炼,能人形变化无碍,红莲年纪小情绪激动还会露出舌头。

张良是涂山白狐,未成年待分化性别。

紫女是金华猫,弄玉是迦陵鸟,白凤是雏凤,墨鸦是乌鸦。

卫庄是睚眦,盖聂是狻猊,所以中二期红莲总怀疑自己是抱养的,反而喜欢和卫庄亲近觉得是亲戚(?)毕竟自己的妈是蛟。

++++++++++++++++++ 

一.

我叫韩红莲,这是我作为人类的名字。

现代社会,修仙的禽兽们,啊呸飞禽走兽们,变成人是基本技能。能维持人形的时间越长,法力就越强。修仙是什么,一点都没意思,还不如修人活得自在。

比如我爸,虽然我总怀疑自己血缘上和他并没啥关系,但他还是挺疼我的,就算真是养父也是个合格的养父——对不起扯远了,他好像已经维持人形长达几年了。

不过我哥说,陕西咸阳那边有更厉害的一家麒麟,能维持人形长达凡人一辈子的,外形甚至会变老!想想就觉得可怕,不知我要修炼多久才能有那种水平。我现在一激动就会吐出分叉舌头,我哥说如果他再看到,就把我的嘴上下粘起来。

不过我才不怕他,这应该是他对我说过最重的话了。

我哥叫韩非,他不是蛇,他是只九尾狐,皮还是骚包得要死的紫色,变成人型比那些明星还帅。活到现在的九尾狐家族,一个手就数完了,据说个个都漂亮,可我爸估计中年发福,是个胖得脸大如盘,低头看不到脚尖只能看见肚子的九尾藏狐,他总说自己年轻时很帅,不然也娶不到我妈这个蛟,但是我一出生他们就离婚了,所以我完全不记得她,我爸说的话也无法对证。

我爸说我生下来很弱,奄奄一息像条快晒干的蚯蚓,一个他,一个我大哥韩宇,一个我二哥韩非,都是公的,三个狐狸二十七条尾巴,围着一条蛇手足无措,最后还是我二哥机灵,把冰箱里的生鸡蛋磕了,用潮湿的蛋壳把我装起来,他说蛇肯定会觉得蛋壳里比较安全,也可以安心休养。

感谢我哥的馊主意,听说最后他们为了不浪费吃了一个月的蛋,每顿白煮蛋荷包蛋炒鸡蛋蛋花汤,等我活蹦乱跳了这高胆固醇的日子才宣告结束。

大哥在我还小时就自己成家搬出去住,去年他儿子千乘出生,正式成为人生赢家,我爹就开始念叨我二哥。

“老二啊,你哥从小就不要我操心,你什么时候成熟一点,把你的狐生问题解决一下?”

“韩非,你早成年了,身体又不太好,现在经济学本科学历不够用啊,要不去深造一下回来再和爹做生意?”

“臭小子不要给我装聋作哑!两条路,结婚或者读书,总之最后乖乖来继承韩家公司,否则你明天就从家门滚出去别回来!”

于是我哥真的滚了,过了半年我才收到消息,他跑到桑海大学去附近租房子苦读,终于进了法学院荀教授的门下硕博连读。他还是喜欢人类法律,不喜欢商科和金融之类,爸气得几乎中风却也没办法,荀教授的弟子不是想当就能当,来恭喜的老友们太多了,他也只能把牙往肚子里咽。

他一定会选择走,其实我是知道的。头天晚上他悄悄来找我,摸着我的头说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哥以后不在身边,自己多多当心,在韩家被他宠坏了没办法,在外就不要暴脾气,万一又吐出舌头来吓人就不好了。

我有点难过,毕竟我只有人类的十三岁,蛇生还从没离开过他超过三天。

“哥,你就真不考虑一下结婚吗,爸给你挑的结婚对象我认识的,不差的……”

他崩了我一个栗子,“好你个丫头,这么快就想卖哥求荣了!没良心啊!我才大学刚毕业,学校里追我的姑娘能绕操场排队,我都没相中,爸那个审美能给我找到什么对象,天仙吗?你看看他身边那群小秘的衣着,一个个挤得胸比脑子还大!”

我想了想小良子的兽型,眼睛又大又亮,毛雪白得一根杂色都没有,我绕上去都要滑下来。唔……天仙长什么样我还真没见过,反正我觉得小良子挺好看的。

但是想想大学四年,我哥逢年过节丢给我解决的以吨计的巧克力和各色甜品,算了算了,沾他的光我还想再多吃几年。

结果直到五年后他毕业,我一块巧克力都没捞到。

原因无他,桑海大学就没几个学生,还特么是个男校。


-TBC-


突然福至心灵开了个头,然后……

会坑掉吗?我也不知道呀o(╥﹏╥)o

 

评论 ( 7 )
热度 ( 36 )

© 钟离家阿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