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与萧娘未知道,向长安,对秋灯,几人老

不知道天官的读者有多少人看过很早以前李少红的一部电视剧,《大明宫词》。

我也是从双玄想起的,上元节的面具昆仑奴,和最后刺向所爱之人心口的一把剑。

十四岁的太平在上元节遇到了薛绍,她以为是自己崭新生活的起始,却不知是薛绍的平静生活的终结。

武后宠爱女儿,为了她暗中赐死薛绍的妻子,抓住薛家老小的性命威胁薛绍娶太平。太平被满朝文武和父母都蒙在鼓里,她怀着满心的期待和爱出嫁了,却不知面对的是丈夫的漠不关心。

她一腔少女的热情和忠诚被一次次泼冷水,拼命想要改正,用尽办法逗他开心,却不知自己错在哪里。她装作切掉自己手指,这一招曾经吓坏了她哥哥,却得不到他看自己一眼。最后因误会薛绍背叛她,她带士兵前来抓人,一剑逼到薛绍面前,却又在撤回剑时被薛绍抓住,刺进了自己的心头。

可是痛苦的只有她吗?薛绍也痛苦,一夜之间家破人亡,留下的孩子都不能喊他父亲。他也不能反抗武后,她神明般的魄力和地位,让薛绍连与她这个凶手对质都落在下风。

但他最大的痛苦,还是来自于一无所知的太平。她美丽,她可爱,她充满热情和真诚的笑容,她执着又忠诚的爱,她像孩子一样天真纯洁的心,没有哪个人不会爱上她。对前妻的忠诚和对武后的杀妻之恨又驱使他狠下心来屡次拒绝太平,一旦感到动心了便只能自我惩罚,在儿子的面前和前妻的坟前,说太平是自己无辜而无邪的敌人,说她是很好很好的女人,最后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时,他自尽前说的是,公主,我是真的爱上你了,可我又怎么能爱你呢?

从痛苦里解脱后,在大雨中的马车上,太平抱着他的尸骨,含泪低声说,公子你不该爱我的,你为什么要爱我呢。可她初嫁时,分明那么努力想要得到他的一丝丝的爱和关怀。

非常古典而戏剧化的悲剧,罪魁是至高无上的皇权和母亲对女儿的宠爱,受困的两人皆清白无辜,纯善之人因天真而苦,阴郁之人因矛盾而苦,最后要么是爆发起来推翻命运,要么因无法反抗命运和自己的心,选择玉碎的结局。

这种模式的魅力便在于无可解,相遇看似美好,剥开却是死局,无论对命运的复仇成功与否都只能生离或死别,无辜之人终将双手沾血。我为什么吃双玄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此,虽然贺玄比薛绍勇敢果断太多,他分得清爱恨冤仇,他敢把自己炼成鬼王挑战神明的权威和力量,又能将无辜的人从这场复仇中摘出,但从本质上说,青玄那么耀眼温暖的人,谁不会喜欢他呢,哪个阴冷的生命不会向往太阳的明亮呢?

何况贺玄还是曾经体会过美满生活的人,在温暖可爱的青玄面前要时刻暗示自己,这是我的仇人至亲、苦难根源,想想也觉得太压抑了。所以每每答应对方胡闹般的请求,就像是给那个阴郁的自己的一丝解脱,一个小小的趋近阳光的放纵,清醒后再用仇恨和黑暗把自己重新武装起来。无论是否对抗得了命运,他们一定会相互吸引,也一定会互相折磨着走到山穷水尽。

我爱你,可是我们之间有比爱更残酷的东西。

我爱你,所以愿忍受余生寒衾孤枕,心如死灰,也好过你我一相顾便只剩良心责难。

评论 ( 29 )
热度 ( 461 )
  1. 执念雁挽苍澜 转载了此文字
  2. 还我AD钙钟离家阿疏 转载了此文字
    (;´༎ຶД༎ຶ`)

© 钟离家阿疏 | Powered by LOFTER